<button id="63tt5"><kbd id="63tt5"><meter id="63tt5"></meter></kbd></button>
<progress id="63tt5"><track id="63tt5"></track></progress>
  • <rp id="63tt5"></rp>

  • <tbody id="63tt5"></tbody>

    <li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li>
    <li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li>
    <th id="63tt5"></th>

    <em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em>
  • 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兩種蛋白質的比例可能會使腎臟增加到移植供體庫中

    今年早些時候,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領導的一項研究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證明可以安全成功地使用數百個死者的急性腎損傷(AKI)腎臟(傳統上被認為不適合移植)?,F在,同一個小組與美國其他13個醫療機構的研究人員合作進行了一項后續調查,結果表明,可以測量已故供體尿液中發現的兩種蛋白質,以確定哪些供體器官-包括那些患有AKI的-是挽救腎衰竭患者生命的最佳人選。

    該團隊的發現已于2020年7月27日在線發表在《移植》雜志上。

    目前,所有潛在供體腎臟的全國丟棄率或排斥率約為18%,而對于AKI腎臟,這一比率躍升至30%。根據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的統計,有近100,000名患有腎功能衰竭(也稱為終末期腎臟疾病)的美國人正在等待捐贈器官。不幸的是,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每年有將近9000名患者從等待名單上退出,死于生命或健康狀況惡化,因此無法再進行移植。

    美國糖尿病與消化與腎臟疾病研究所說,情況變得更糟,對供體腎臟的需求以每年8%的速度增長。但是,它們的可用性尚未達到匹配。

    為了更好地確定哪些死者供體腎臟具有更高的成功移植可能性和作為移植器官的長期存活率,這項新研究著眼于兩種蛋白質-兩種蛋白質都很容易從器官收集時的供體尿液中獲得-研究人員認為可以用作臨床生物標志物。

    尿蛋白調節劑和骨橋蛋白這兩種蛋白在先前的研究中已顯示出對腎臟健康和正常功能的保護作用,有助于修復被AKI損傷的細胞并刺激針對外來入侵者的免疫反應。因此,研究小組認為,它們在已故捐獻者中的存在可能表明哪些腎臟最有可能從受傷或感染中恢復。

    “我們確定,如果在已故供體尿液樣本中精確測量的兩種蛋白質含量之比小于或等于三個,則該人的腎臟最適合移植,并且有更高的機會接受移植手術后保持健康和更長久的功能。”醫學博士Chirag Parikh說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腎臟病學系主任,該研究的高級作者。

    共有1298名捐助者和2430名接受者參加了這項研究。共有322名死者(25%)有AKI征象。手術后對接受者進行平均四年的隨訪,以記錄任何移植失敗或死亡的情況。

    研究人員說,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驗證尿調節素與骨橋蛋白比例作為臨床工具的有效性,以便及時,準確地評估移植腎。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国产激情无码一区二区,欧美 日产 国产精选,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