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lswox"><acronym id="lswox"><u id="lswox"></u></acronym></li>

    1. <li id="lswox"></li>

      1. 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中國科學院大學的“一生一芯”計劃沖上熱搜

        5名本科生帶著自己制造的芯片畢業——中國科學院大學的“一生一芯”計劃很快沖上熱搜,也讓項目負責人、中科院計算所先進計算機系統研究中心主任包云崗第一次品嘗到了“大流量沖擊”的滋味。

        相關報道閱讀量很快破億,相關討論的關注熱度超過千萬。“更離奇的是,老家親戚給我發過來的一些短視頻,講得很夸張——什么中科院開啟中國芯計劃,什么中國第一次造出了芯片,連學校的名字也搞錯了。”包云崗在接受《中國科學報》專訪時說,“從各種各樣的反饋中,我發現大家對芯片的態度很容易走極端。”

        面對芯片,當不卑不亢

        有人把芯片想得特別簡單:“設計這樣一個芯片沒什么了不起的,真正的難題在于制造工藝。”

        有人把芯片想得特別復雜:“光憑幾個本科生怎么可能做得出來?是騙人的吧?”

        “這兩類評價非常典型。”包云崗說,“但事實上,面對芯片困境,我們最需要一種理性的態度——既不盲目自信,也不妄自菲薄。”

        在近日舉辦的2020中關村論壇未來青年論壇上,包云崗講了這樣一段歷史:早在1982年,全美國只有不到100個教授和學生從事半導體研究。當時半導體產業最強的是日本,美國反而處于低谷。

        “美國是怎么解決這種人才危機的呢?”包云崗說,“降低設計門檻,讓學生也可以設計芯片,可以流片。”1981年,美國政府啟動了MOSIS項目,給大學里面提供做芯片的服務,30多年來已經培養了幾萬名學生。

        今天中國的芯片人才困境,與40年前美國的境遇如出一轍。但在今天,不少中國學生在選擇專業時,聽到要做芯片,還會有一種“恐懼感”。

        包云崗坦言,他開展“一生一芯”的教學實踐,一大初衷就是“讓學生不再害怕做芯片”。

        讓學生帶著自己設計的芯片畢業,讓大家像做APP一樣做芯片,讓很小的團隊也可以做自己的芯片,最終實現馬云說的“讓天下沒有難做的芯片”——這是包云崗心中的愿景。

        而這一切,需要把芯片的門檻降下來。

        開源的門能否一直敞開?

        用“開源芯片”把芯片的門檻降下來——包云崗在各種發聲渠道反復強調這一點。

        但對非專業人士來講,開源芯片如何降低門檻,還是沒那么容易理解。

        “你可以把開源芯片看作領域內的‘基建工程’。”包云崗說,“有人把道路修好了、開放了,其他人就可以在此基礎上發展很多新的產業。最基礎的東西共享之后,大家的創造力就能最充分地釋放出來。”

        如今,中小型企業甚至個人,要制作一個APP都并非難事,這是因為大量可以自由取用的開源軟件為他們鋪平了道路。盡管開源軟件讓渡了很多收益和利潤,但它卻催生了非常繁榮的上層互聯網產業。

        “我們希望開源芯片也能形成這樣的生態,也能產生這樣的效果。”包云崗說。

        包云崗團隊是圍繞RISC-V開源指令集開展研究的。過去大多數指令集都歸公司所有,比如X86的指令集就是英特爾公司的。這些指令集屬于公司知識產權,其他人或者無法使用或者需要支付不菲的授權費。而RISC-V指令集則不同,它屬于RISC-V國際基金會,是向全世界企業和個人開放的。

        但也有人擔心,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下,RISC-V國際基金會能一直開放下去嗎?

        包云崗對此較為樂觀。他列出一組數據:RISC-V國際基金會目前有500多個會員,包括200多家企業和機構會員,其中約20%來自中國。10個高級會員中就有8個中國會員。曾經該基金會的7個董事會成員都來自美國,后來主動將董事會成員國際化,擴充至16個,其中中國占有6個席位。今年3月,RISC-V國際基金會總部正式由美國遷址瑞士。

        “RISC-V國際基金會有一批有理想的人,他們是真的希望RISC-V指令集能為全世界共有,能存活50年。”包云崗說。

        并不萬能的開源芯片

        開源芯片是萬能的嗎?

        “可能不是。”包云崗坦言。

        芯片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概念。“當我們說‘芯片’這個詞時,就好像在說‘動物’——草履蟲是動物,藍鯨也是動物。芯片在復雜程度上也是差異極大的。”包云崗說,“開源芯片至少現在還不能用來應對那些最頂尖、最高端的芯片,更多還是用于設計中低端的芯片。這類芯片的特點就是量大、應用廣,但對成本又比較敏感,要求更高的性價比。”

        而大家當前非常關心的手機芯片,目前還很難用開源的方式解決。

        “第一這種芯片要和高端的工藝結合起來;第二這類芯片是不斷累積升級的,它多年來積淀的東西最后也會形成自己的壁壘,很難推倒重來。”

        包云崗說:“盡管并不容易,我們依然在嘗試用開源芯片的方法去做這樣的高端芯片。”

        “我們還有一個思路:假設過去100個人要用10年才能探索出一條可行之路,我們通過開源的方法,把更多人吸收進這條道路,1000人、10000人,大大縮減技術探索的時間。”

        他不知道這是否可行,但他們會繼續探索下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亚洲伊人色综合网站,亚洲国产在线视频精品,国产 日韩 无码 制服 中文,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