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63tt5"><kbd id="63tt5"><meter id="63tt5"></meter></kbd></button>
<progress id="63tt5"><track id="63tt5"></track></progress>
  • <rp id="63tt5"></rp>

  • <tbody id="63tt5"></tbody>

    <li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li>
    <li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li>
    <th id="63tt5"></th>

    <em id="63tt5"><acronym id="63tt5"></acronym></em>
  • 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您公公的飲酒史可能會導致您自己的酗酒問題

    統計數字令人震驚。超過1400萬美國成年人患有某種形式的飲酒障礙(AUD),盡管造成了不良后果,但長期無法停止或控制飲酒。這是根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下屬的國家酒精濫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數據。

    澳元的病因很復雜,可能包括遺傳,環境和社會因素,包括酗酒史。但是,這種家族效應可能比最初設想的更為復雜。

    發表在《心理科學》雜志上的新研究發現了以前與家庭無法識別的澳元聯系:一個人公婆的飲酒習慣。這項研究表明,與小時候遭受父母酒精濫用的配偶結婚會增加該人患澳元的可能性,即使該配偶沒有飲酒障礙。

    弗吉尼亞聯邦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杰西卡·薩爾瓦托雷(Jessica Salvatore)說:“我們的目標是檢查配偶的遺傳構成是否影響澳元的風險。”“在某種程度上令人驚訝的轉折中,我們發現,影響澳元風險的不是配偶的遺傳構成。而是,該配偶是否由受澳元影響的父母撫養。”

    研究人員分析了瑞典全國人口登記冊中超過30萬對夫婦的婚姻信息,發現與易患酒精使用障礙的配偶結婚增加了患澳元的風險。沒有通過社會經濟地位,配偶的AUD身份或與配偶父母的聯系來解釋這種增加的風險。相反,研究人員發現,這種增加的風險而不是遺傳因素,反映了配偶與受澳元影響的父母一起長大的心理后果。

    薩爾瓦多說:“與受澳元影響的父母一起長大,可能會教會人們采取行動,加重配偶的飲酒問題。”“例如,在宿醉時照顧配偶。”

    這項研究的結果強調了與有澳元的父母一起長大的有害而持久的影響,甚至延伸到成年子女的配偶。

    薩爾瓦多說:“這證明了父母酒精問題對下一代的影響很大。”“不僅受到影響的父母的后代有危險,而且那些后代最終也會結婚的人。”

    她說,這些發現與其他研究實驗室的證據是一致的,這表明那些與患有酒精濫用癥的父母一起長大的人可能會以酒精為改善婚姻互動的“工具”的風險特別高。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国产激情无码一区二区,欧美 日产 国产精选,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区